陲天-懒癌晚期

杂食动物

我放弃了,画个毛啊啊啊啊根本画不出她的万分之一的可爱

讲真的,每次用他时总觉得他有嘲讽技能,可能是他的嘲讽脸跟语气吧23333

搞不懂我家崽的结构,唉升六星好难【躺
第二张有惊喜

《杀马特小哥》

起因是想画个涂口红有黑眼圈的小哥哥,然后就成了这样。

不会配色啊啊啊【躺

无脑妄想《幻觉背叛》

很短的段子,没有逻辑的幻想,ooc严重。慎入。

本意是想吐槽背叛梗的开头来着,但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乌鹫的锅。大意是乌鹫劝漾漾下海惨遭拒绝,反被攻略的故事。

  


“漾漾!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又来了,到底要怎样。

  “我真是看错你了!”

  啊啊啊,烦躁。

  “你不再是我莱恩的朋友!”

  我知道啦我知道。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早已懒得不,是被麻木的没有吐槽的欲望了,或者槽点太多不知道从哪里吐起。

  这是第几次了?

  被误会,被背叛,被追杀,最后自己看着他们那混合着后悔愤恨懊恼的脸死去。纵使过程总有不一样的地方,但结果不会有太好结果。再好的不过是洗净清白痛快的死去,再坏也不过是被折磨囚禁直到崩溃。

  说是没有怨恨那是假的,但来的也快,去的也快。说他软弱可欺也好,说他圣母可欺也罢。难逃本质,他也依然如故。

  因为他爱着家人朋友,没办法忘记最初给予自己温暖的他们,太美好的东西没那么容易忘掉,何况是他得到的那些珍贵东西比什么都来的重要。

  ‘起来反抗啊,把这些东西全部都扔掉,你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某个声音喊道。

  “不!”

  他咬牙,把痛呼声咽下。

  ‘你所承受的痛苦,早就超过了他们给你的东西的价值,你根本不用承受这些!’

  那个声音怒吼了。

  “不!”

  他蜷缩在角落,一动不动。

  ‘为什么!起来啊,反抗啊,把一个个背叛你的人杀掉啊!’

  那个声音带着哭腔。

  “不。”

  他涣散的黑色眼睛,倒映着友人流泪的眼。

  ‘褚冥漾!你这个笨蛋!’

  那个声音充满着无助。

  “你才是笨蛋呢”

  他闭上眼睛。

  耳边再次响起友人们的打闹声,不同的是这次出现了一个细小的、小心翼翼的询问声

  “你会一直跟我在一起吗?”

  他听见了自己的回答声

  “当然了,乌鹫”


《醒来》

 她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那熟悉白色的背影。

  如果是平常少年一定会敏锐觉察身后的动静,但他毫无动静,依然挺直站立望着天空。蓝天白云,对于生活在地面的大多数人类来说习以为常,但是对于从小生活在不见天日的隔绝之城,宛如奇迹般的风景,她总是需要带着几乎虔诚之心去仰望。

  如果这个时候再加上连她都未觉察的爱恋之物呢?

  油然而生的喜悦感在心口发生了巨大的碰撞。

  因为从小学习剑道的缘故,那背脊永远是如剑鞘般笔直锐利,冥冥于少年之龄可见未来大家风范。但不服帖的黑发长至耳根后,柔软的发根翘起,露出一小截相比同龄人要纤细但比女孩子更加紧绷的脖子,让他多了份这年龄该有的稚气活泼,再加上那绑扎在额头上直达腰际微微摆动的白色带子——每当少年摆动身体,总会划出漂亮有力的弧度。

  ‘真像一只白色鸟啊’,少女迷迷糊糊地想到。

  “露莉!”

  不同于安静时站立的沉稳魅力,露出眀亮笑靥的少年对她的吸引力更大,缴械投降的少女红着脸颊,低头暗暗责骂自己的不争气。

  下一秒抬头,对上倒映自己的身影的眼眸,对方眼底的情绪一览无遗,明晃晃的,直达少女心间。

  ‘我喜爱着他,吾神。’

    接受现实的少女,今天依然害羞又期待地想去品尝酸涩的不知未来会不会开花结果的果实。

  从一开始就忠实守护在少女身后并目睹全程的长发护卫感觉自己有点控制不了手上的火魔法了。



练笔,反正这部番又老又冷,粮什么的无所谓了。



涂个不像夜的夜,手部残废

 @倏眠 

你啥时候更新啊?

睡前十分钟摸鱼。
































可恶昴怎么那么可爱 !

”夜!”

“......”


p.s真是爱惨这个姿势了!

“之后,你走到了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