陲天-懒癌晚期

杂食动物

睡前一摸

《英俊的白小哥》

唉美人总有特权,把耍流氓说成撩【×




为毛图片一点都不高清_(:з」∠)_

《阳光》

  天空不一会儿就放晴了,打着卷儿的云,悠闲自在地在天空中飘浮,一如既往的节奏,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错觉,如同往昔世界万物依然平和运转着。


  精神绷紧的某根弦终于得到舒缓,疲惫、疼痛…被他忽略的感官被无限放大,身体传来不安的警报,支持不住的困倦向他袭来,虽然潜意识里叫嚷着这不是个能安然休息的地方,但他不想再管这个问题了。


  ‘这不是个很好的选择’


  心底有个不愿放弃思考的声音说。


  ‘那又怎么样呢?’

  他选择躺下——重重地直挺挺地。

  

他闭上眼睛,放任自己沉入一片黑暗的意识中。


  然后,

  他做了个梦。


  说是梦,倒不如说是回忆,久远的是在那栋小公寓里,与友人们相聚的一个下午。

  那天也是个很好的天气,被吹动的浅色窗帘与投射进来的金色阳光,温暖而舒适。

  大家聚集在一楼的客厅里,角落堆着画架桌上放着茶具以及从某个未来的航海士从遗迹淘回来的一些外形古怪的收藏品——狭小却丰富。偶尔多丽丝会跳进外头的水池里,鱼尾激起的小水花,闪闪发光。亦涯会端出自己各种华丽夸张的小点心,虽然好吃但每次因为做太多了而吃不完时,吸血鬼都会用着又臭又长的叹咏调赞美自己一番再去虚假地谴责他们对食物的不公,在克莉斯爆发之前,把全部的食物塞进鬼魅的肚子里。言会坐在角落低眉半敛眼,指尖断断续续拨着琴弦,透过隔壁沙发上某女恶魔跟未来国王的争吵声发出模模糊糊的音律,琴师又在游神天外了。

  他这时候会躺在落地窗前,听着友人们的打闹声,晒着太阳吹着风,享受这来之不易并让他感到安心的时光。慵懒感一下子让他沉沦其中,听着耳边的喧闹声渐渐远去,又仿佛没有离开过。

  “若是在那洒下的阳光里打盹,能否与虫之死骸一同化为尘土呢?”注1

  





1.句子来自中岛美嘉的《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的歌词,原文为“その木漏れ日でうたた寝したら 虫の死骸と土になれるかな”




源于儿子的某个片段,狗血而平凡

发旧图,防止种草_(:з」∠)_

头貌似画大了,腰部的身子有点奇怪,欣慰的是色彩倒是有点微弱感【窒息】

只可远观,不可细看啊噗

手啊啊啊啊

哈哈哈这一段笑死了,相互埋怨推卸责任,真有夫妻相,不愧是官配哈哈

少见的腹黑抖s女主以及吐槽犀利之极

p.s台词来自游戏,有删改

我放弃了,画个毛啊啊啊啊根本画不出她的万分之一的可爱

有bug,不想改

讲真的,每次用他时总觉得他有嘲讽技能,可能是他的嘲讽脸跟语气吧23333

搞不懂我家崽的结构,唉升六星好难【躺
第二张有惊喜